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书阁小说 >> 七门调 >> 299、青鸾误之回归

299、青鸾误之回归

不管怎样,降龙杵必定要拔出来,至于结果如何,得看霸天的造化了。

我刚想动手,水底下,苟延残喘的走蛟忽然再次蹿出水面,蛟尾一下子缠住了霸天,将他朝着水里面拽下去。

走蛟这是死也要拉着霸天跟他陪葬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把黑纸伞再次出现,伞尖顶着降龙杵的尖端,不停地往下按,连带着走蛟一起朝着水底按下去。

走蛟发现不对,一下子松开了霸天,小蛟忽然冲出水面,一下子箍住了走蛟,两蛟在河水上翻滚,不停地撕咬纠缠,走蛟终究是强弩之末,最终箍着小蛟一头撞在了暗礁上,彻底殒命。

可谁也没想到,走蛟断气之后,瞬间化为一股黑气,在半空中一个盘旋,闷头便扎进了降龙杵之中。

小蛟幻化人形,一手握住黑伞伞柄,用力将黑伞往下按,但那股黑气进入降龙杵之后,顺着降龙杵没入了霸天的身体。

霸天紧闭的眼睛猛然睁开,狠厉的眼神根本不属于他自身,他顶着降龙杵往上,混合着降龙杵的法力,拼尽全力顶向小蛟。

小蛟幻化人形的那一刻,我的心猛地揪紧,身旁的凤灵犀都跟着倒抽一口冷气,失声道:“这是谁?怎么长的跟柳伏城一个模子刻下来似的?”

“还能是谁呢?”我喃喃道,“整个江城。这么小便是蛟身,又长的如此像柳伏城的,除了鹤琦,还会是谁?”

“鹤琦?”凤灵犀叫道,“如果真是鹤琦的话,这四年来,这个小家伙竟然一直就在我们身边吗?可是我们找了那么久,他到底是怎样躲过所有人的呢?”

“不,他一定是鹤琦,不会错的,这小模样,这浑身冷冽的气质。跟当年我们刚认识柳伏城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菲菲,他就是鹤琦!”

“不管他到底是不是,这次是他在关键时刻为我们出生入死,就凭这一点,咱们也得豁出去抱住他的命!”

我说着,已经捏诀念咒,催动血契,试着去控制霸天。

无论是否会伤害到霸天,我都必须先将他与降龙杵分开,降龙杵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归位,霸天该怎样救,那是之后要考虑的事情了。

四年前,霸天就对我说过,当年是他将降龙杵驮下了白家陵墓,这一劫,他该受。

而今时今日他所经受的这一切,就是在渡劫,能否渡过去,都是他的命数。

咒语一念起来,霸天立刻有了感应,但很明显,有了那股阴邪之气。再加上降龙杵的法力,他自身能力暴涨,一转头,直冲着我的方向而来。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不断的将自身内力凝聚起来,口中咒语不断,眼看着他就要冲上来的时候,剑指刺向霸天长长的脖颈,强大的真气狠狠地撞进霸天的身体。

霸天浑身猛地一震,凤青帆和凤灵犀也已经出手,水袖分别从两侧缠住霸天的身体,企图扣住他,将他从降龙杵上生拉出来。

不知道是痛了,还是走蛟最后的怨念之气刺激着霸天的中枢神经,他仰首朝天狂啸一声,将自己的身体又冲着降龙杵上送了一两分。

这种近乎自残式的反抗,刺激着降龙杵的法力,霸天的血液不停的溢出来,朝着降龙杵之中渗透进去。

“不好,这家伙试图以血祭的方式,融入降龙杵的灵识里面,彻底掌控降龙杵。”凤青帆说着,收回水袖,凤灵犀也同时收手。

凤青帆手上结印,双手推出,金黄色的凤凰灵力一下子罩住了降龙杵和霸天。

这四年来,凤青帆与凤灵犀双双努力修炼,凤青帆掌控凤凰灵力的程度已经很好了,此时他的凤凰灵力几乎爆发至极端,配合我的血咒,本以为能够一招致胜。

可谁也没想到,凤凰灵力虽然杀伤力巨大,可它的对手却是降龙杵。

降龙杵的灵识一下子被激醒,整个降龙杵的柱身也爆发出另一道金光,由内之外一层一层的侵蚀进凤凰灵力。

凤灵犀惊恐大叫:“青帆,撤!”

凤青帆立刻收势,可是还是晚了,降龙杵爆发出的金光,凝结成游龙状,龙爪前肢直冲着凤青帆压下去。

当时那种情形,在所有人看来,凤青帆是十死无生,我和凤灵犀同时扑了上去,试图用真气结界,护住凤青帆,都根本做不到。

我和凤灵犀双双落水,身体随着水中漩涡打转,只能拼命的抓住对方的手,稳住身形。

可那个时候,游龙前爪已经近在咫尺,凤灵犀绝望大喊:“青帆!”

就在这个时候,黑纸伞从一侧飞过来,兜头罩住了凤青帆,游龙前爪狠狠的戳穿黑纸伞,紧接着,被黑纸伞爆发出来的一股强大力量反冲,游龙身形顿时爆开,散成漫天的金光。

同一时刻,不远处,小蛟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从半空中掉落,冲着水中落下去。

破掉的黑纸伞飞了过去,从下面将他兜住,可是黑纸伞终究是破掉了,法力损耗太大,兜住小蛟之后,几个旋转,还是落进了水中。

我拼了命的想要游过去,抓住黑纸伞,想要将小蛟捞上来,可距离太远,我根本来不及。

“鹤琦!鹤琦!”

我大声呼唤。心如刀绞,眼泪如决堤一般,失措的在河水里扑腾。

凤灵犀用力拽住我,将我往岸上拉,凤青帆也爬上了岸。

黑纸伞帮他挡下了游龙前爪,他虽然被真气波及,但终究是没有重伤。

“菲菲,看着我,你看着我。”凤灵犀拍打着我的脸颊,让我回神,“他会没事的,鹤琦会没事的,他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弱,你要相信他,他刚出生没多久就被投入黑水河,都能从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活着走出来,这一次一定也可以的!”

凤青帆也说道:“这次是他保住了我的命,菲菲我向你保证,只要有我凤青帆一口气在,我也一定帮你把他寻回来。”

正说着,被打散的金光在半空中再次凝聚,而这一次,金光凝结成游龙只身的同时,一股黑气萦绕在它的周围,随着背着降龙杵的霸天,迅速的冲着我们再次冲来。

这一次,不会再有黑纸伞,不会再有小蛟帮我们挡下,凤青帆一把推开我和凤灵犀,用自己的身体迎了上去。

但凤青帆的动作,终究是晚了一点,横刺里,另一道身影忽然闪现,一掌按向了降龙杵。

降龙杵这东西,是灵物,有自己的灵识。在本质上,跟锁龙钉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它是为了稳固龙脉而存在的。

这等灵物,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控制,也不是什么人,在它的灵识觉醒的时候,敢随便靠近的。

但来人就是一掌按住了降龙杵的顶端,纤瘦的身体在半空中浮浮沉沉,随着她的动作,那只游龙一下子顿住了身形,紧接着,身形涣散成金光,迅速的朝着降龙杵之中收敛进去。

而那人一手按着降龙杵的顶端,另一只手送到嘴边,咬破手指,鲜血注入降龙杵之中,血雾瞬间腾起,犹如鬼魅一般,眨眼间将萦绕在降龙杵周围的黑气吞噬干净。

她按着降龙杵,不停往下,水花激起,渐渐迷住了我们的眼。

我们谁也没动,因为我们都知道,这场战斗结束了。

柳春生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过来,有点不敢相信的说道:“是我老眼昏花了吗?刚才那个,是青鸾吗?”

“我看着好像也是青鸾。”凤灵犀说道,“只是她好像瘦了很多。”

“是啊,真的瘦了好多。”我应和道,“我还记得当年初见她的时候,她婴儿肥的小脸上,总是堆着娇憨的笑,可……似乎好久好久没有再见到了。”

“柳三爷那边不是一直说,天池里没动静吗?”凤青帆说道,“那柳青鸾到底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凤灵犀说道:“绝对不是临时起意,时间上来不及。”

“她想回来的吧?一直都想回来的吧?”我说道,“这里有她不想面对的人和事。但终究,这里也有着她最大的羁绊。”

儿子和父母都在,无论她怎样面对不了柳昆仑,也无法真的在这种时候,对江城龙族熟视无睹吧?

柳春生老泪纵横,盯着渐渐落下去的水花,竟然呜呜的哭出了声:“是了,绝对是我的青鸾回来了,如今除了龙族天女,还有谁能让降龙杵如此服服帖帖呢?”

“不行,我得先回去告诉瑣儿去!”柳春生跌跌撞撞的一边走一边说道,“青鸾那倔脾气,指不定回来处理了事情,转眼又离开,我得让瑣儿缠住这丫头,让她再也走不掉。”

可怜天下父母心,柳春生想到的,到底还是比旁人多一些。

……

但最先跑来的,不是瑣儿,而是柳昆仑。

他并没有跑到我们这边来,而是站在较远的礁石上,眼睛盯着水面,一动不动,犹如望妻石一般。

水花渐渐落下去。不断旋转的漩涡中,一个黑影一点一点的浮上来,最终露出龟身。

“是霸天。”我最先辨认出来,想都没想,跳入水中,凤青帆也跟着跳下来,与我一起,将霸天拉上了岸。

霸天身上留了一个大洞,从正面就能透过大洞看到地面,他醒着,显然很痛,哼哼着:“我竟然还活着,可惜修为丢掉了几百年,暂时变不了人形,耍不了帅了。”

“还帅呢。”我不想哭,强忍着说道,“先养好伤再说。”

“对不起啊我的主人,我食言了。”霸天的眼睛耷拉着,随时都能昏迷过去似的,还在说着,“答应你十年,我只撑了四年,你别怪我,我尽力了。”

“不怪你,得感谢你帮我们撑了四年……”

我话还没说完,霸天已经闭上了眼睛,昏迷了过去。

“他伤得很重。”青鸾的声音响起,“他需要一个好的环境慢慢养伤,如今降龙杵已经归位,这儿没什么事了,你们把他交给我吧,我带他去天池,等他伤好了再回来。”

“你还要回长白山吗?”我抬头问道,“青鸾,江城龙族需要你,既然回来了。就别走了。”

“要走的。”柳青鸾说道,“把他交给我吧。”

我皱起了眉头,话说的有点重:“青鸾你到底在别扭什么?别的不说,瑣儿这几年过的什么日子,你不心疼吗?”

柳青鸾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弯下腰来要扶霸天。

就在这个时候,柳春生带着柳夫人和瑣儿,一起奔了过来。

柳夫人这些年想青鸾,哭的太多,眼神都不大好了。

老远便哭着喊着:“青鸾,我的宝贝女儿。你终于回来了吗?快让母亲抱抱。”

柳青鸾站在原地,默然的看着他们。

我想,其实她内心深处,还是有点怪柳春生夫妇的吧?

毕竟当年,他们配合了柳昆仑,那么多年,他们虽是无奈,但也默认了。

瑣儿走上前来,距离柳青鸾两三米的距离停下来,盯着她看,然后质问了一句:“你是还想丢下我,还是直接不想认我这个儿子?”

“我的出生。不是你所期待的,对吗?”

“不,不是。”柳青鸾急急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那是哪样?”瑣儿冷着脸道,“母亲,你的心是铁做的吗?你知道这几年来,我找了你多少次?你知道因为你不搭理我,我受了多少嘲笑?你知道每次抱着希望去,又失望而归,我有多绝望?”

“可是今天,你就站在了我的面前,我只跟你要一个答复,你留不留下来?”

柳夫人连连点头:“青鸾,你得给瑣儿这个答复,还走吗?”

“不一样的。”瑣儿说道,“这一次,是我亲口跟你要这个答复,你若还是决定要走,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去寻你,也矢口不会再提,我有这样一个母亲。”

柳春生训斥道:“瑣儿,怎么跟你母亲说话呢!”

瑣儿红着眼,也不说话,直勾勾的盯着柳青鸾,周身的起势碾压下来,小小年纪,竟然也是这样的有气场。

“瑣儿,我……”柳青鸾眼神闪烁,“我是你母亲,无论当时情形如何,你都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你是我的命。”

“可你现在不要我了。”瑣儿抖着嘴唇,委屈道,“我又何错之有呢?”

“你没错,错的是我们。”柳青鸾赶紧说道,泪花也在眼眶里打转,“大人的世界太复杂了,是我们对不起你。”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瑣儿说道,“我只要母亲!像重熙那样,受伤了,有母亲疼,可以在母亲怀里撒娇,受欺负了,可以昂着头大声喊一句,我母亲是龙族天女!”

柳青鸾终究是狠不下心,一把将瑣儿搂在怀里,连声道歉:“对不起瑣儿。是我不好,是我让你受委屈了,你有母亲,很爱很爱你的母亲。”

“别走了。”瑣儿也哭了,“母亲你再也不要离开我。”

瑣儿这孩子,从小就要强,我几乎从未看过他掉眼泪,可是今天,他像个孩子一样,扑倒在柳青鸾的怀里,哭了个尽兴。

大家或多或少都为之动容,我也别过脸去,跟着哭了。

柳青鸾心软了,瑣儿历经数年,终于留下了他的母亲,可是我的鹤琦呢?

瑣儿况且如此艳羡重熙,能够时时刻刻冲我撒娇,受我庇护,那么鹤琦呢,他必定更加在意这些吧?

我忽然就想起了除夕夜,他远远地跟着我,黑纸伞挡着他的小脸,悄无声息。

那是我第一次感应到他的存在,在我没有感应到的那些时候呢?

鹤琦是否也是那样。偷偷摸摸的,远远地看着我陪着重熙一点一点的长大?

重熙几乎是我捧在手心里呵护大的,给她喂饭,陪她嬉戏,给她说睡前故事……

鹤琦就在江城,他是否在很早之前,就回来过?

每年我带着重熙回江城龙族小住的时日里,离他如此之近,他怎会没有见过我们呢?

如果不是太过在意,这一年来,他又为何频频接近重熙,吓得她以为自己做噩梦?

这俩孩子,在娘胎里的时候,鹤琦就要懂事的多,当年如果不是他吸收掉了我身体里的全部阴邪之气,或许最终我和重熙都不会这么安康。

打那时候起,重熙就是受尽宠爱的那一个,而鹤琦,是委屈的吧?

我望向已经归于平静的河面,不知道该如何去找鹤琦。

毕竟柳青鸾能够将霸天从降龙杵上救下来,又怎会不顺手救下鹤琦?

除非,鹤琦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亦或是,他已经不在这片水域里了。

四年来,他离我们如此之近,我们都没有找到他,以后呢,我们又该如何去找他?

凤灵犀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走过来,搂住我的肩膀,轻声说道:“菲菲,先回去吧,回去看看孩子们。”

“重熙!”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下子站了起来,说道,“对,先回去!”

既然重熙和鹤琦之间有龙凤胎天生的心灵感应,或许通过重熙,我能得到一些线索呢……

喜欢七门调请大家收藏:(www.shugexs.com)七门调书阁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七门调最新章节 - 七门调全文阅读 - 七门调txt下载 - 想飞的鱼z的全部小说 - 七门调 书阁小说

猜你喜欢: 异思维猎人我有一个镇魔群此刻,全球进入恐怖时代!我有一座赶海屋我真的恨死玄幻了我在聊斋写小说鬼随身青叶灵异事务所妖怪茶话会我夺舍了四目道长活人殡葬抬棺匠全职灵尊从盗墓开始打卡签到撞妖万鬼吞噬系统恶魔法则超级捉鬼道长养鬼为祸我的灵异档案颤栗高空替天行道我师傅是林正英苗疆秘闻我不是真的想惹事啊魍魉怪异与我的正确关系
完本推荐: 深情女配在线挂机全文阅读洪荒之通天道人全文阅读大秦之最强李斯全文阅读焚天之怒全文阅读一等家丁全文阅读混子的江湖全文阅读混沌冥神全文阅读玄幻之氪金就变强全文阅读九转星辰变全文阅读混沌霸天决全文阅读都市特种兵全文阅读仙界网络直播间全文阅读护花高手全文阅读穿成军婚男主的前妻全文阅读烈焰兵锋全文阅读我继承了一个精灵国全文阅读洪荒:最强魔祖罗睺全文阅读助鬼为乐系统全文阅读诸天金手指全文阅读洪荒之赛亚人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之超凡黎明柯南之我懂兽语物皇驾到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神明偏爱于你带着系统来大唐开局一元秒杀系统玄幻:反派大枭雄洪荒之诸天论坛帝世无双唐爷你脸不要了末世里我在开超市回到老家开农场掰正暴君后我死遁了镇国战神奶爸垃圾系统找上我影帝偏要住我家清卒汉唐1931明末之海上雄师齐木烛光的灾难最强黑店系统娱乐超级奶爸清穿之娇养皇妃非凡人生御九天神医弃女团宠太子妃是满级大佬清穿之福晋万安史上最强侯爷

七门调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七门调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七门调txt下载手机版 - 想飞的鱼z的全部小说 - 七门调 书阁小说移动版 - 书阁小说手机站